投资者关系

郑兴灿总工:污水处理标准、技术将怎么发展?

日期:2016年1月7日 16:42

——访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总工程师河北污水处理

●污水处理厂将来不仅要考虑现在的生活、工业污水问题,还要考虑今后纳入雨水后带来的处理、运行挑战

●从对水体的富营养化控制,总磷指标是第一位的,氨氮是第二位,总氮是第三,控制了这三个指标,污水排放的常规指标就控制住了

●未来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工艺组合,都会有利于污水处理事业的发展。企业、科研机构等都可以发挥想象力,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不同的尝试

河北造纸污水处理随着污水处理行业的不断发展,污水处理技术设施正在从传统走向变革。未来,产业界的变革将更加明显。中国市政工程华北设计研究总院总工程师郑兴灿近年来一直在做污水处理的发展趋势研究,他从污水处理规模、标准、技术等方面,对可能产生的变化进行了分析。

记者:我国目前已经有4000多座污水处理厂,处理率接近9成,将来还会有数量和规模上的增长吗?会有什么变化?

郑兴灿:简单来看,数量上还会有增长。我个人预计到今年年底会接近5000座,到2020年应该超1万,到2030年可能会过两万。当然,污水处理厂数量是增加的,但增加的总体规模增长并不是线性的,也就是说后面的污水处理厂规模可能会越来越小。

我认为,河北造印染水处理在2020年~2030年之间,污水处理设施会有一个重要特征,即会把雨水、尤其是初期雨水处理纳入进来,这会带来很多城市的大型污水处理厂扩容至少50%。当然要全部实现,这个过程可能需要20~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我们估计在2020年左右,会有一部分城市率先有所实践。因此,污水处理厂将来不仅要考虑现在的生活、工业污水问题,还要考虑今后纳入雨水后带来的处理、运行挑战石家庄污水处理

记者:目前,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单个规模都较大,走的是集中处理路线,已经遇到了管网、回用等困难,未来会有怎样的趋势?

郑兴灿:我认为未来新建的污水处理设施,很大一部分将在村镇,规模不会大。但正是因为规模小,一方面为新的技术应用带来了一些契机,一方面也为新的创新型中小公司带来了商业机会。

但从长远来讲,几十、几百吨的小设施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迟早要走向合并。比如,奥地利的污水处理设施,就是十几个小城镇污水处理归并起来,几个镇共分担资金,建设运行一个污水处理厂。相信这样的趋势在国内也会同样出现。

记者:不久前,相关部门对修订《城镇污水处理排放标准》征求意见,各项指标全面加严。特别地区的COD甚至提出要到30mg/L。请问,这种加严是未来趋势吗?

郑兴灿:首先,任何环境问题都是和经济相关的。设计达到什么样的排放水平,就得有什么样的投入。

其次,出水中不可生物降解的COD,如果是天然物质的话,不会造成水体的黑臭。因此,如果把COD要求强制的达到20mg/L这样的水平,尤其在未来污水进水的浓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这样的高标准属于劳民伤财。

我认为对我们现在的污水处理技术来讲,有一个指标更为关键,即氨氮指标,这和黑臭富营养化等直接相关。而且,如果出水的氨氮指标能低于1mg/L升的话,相关的COD、BOD都会达到相应要求。

在总磷、总氮指标方面,我跟国内相当一部分专家的观点有些不一样。我认为,如果目标是控制藻类的生长和富营养化,那么必须重视氮磷之间的比例关系。而总氮再低,如果总磷没有变化,那么也解决不了问题。

从这个角度,从对水体的富营养化控制来讲,总磷是第一位的,氨氮是第二位,总氮指标是第三,控制了这三个指标,污水排放的常规指标就控制住了。

记者:针对越来越复杂和严格的要求,目前以活性污泥法为基础的工艺是否能应对?未来有何发展趋势?

郑兴灿:不论工艺怎么变化,稳定达标+能源化+资源化和低碳低耗,这样的理念,我想在短期内,不会发生变化。

在除磷脱氮方面,传统工艺怎么转向厌氧氨氧化是一大挑战。目前,侧流方面是比较成熟了,主流工艺还需要做工作。据我所知,国内已经有五六个团队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有的企业甚至提出了希望在两年内实现主流工艺厌氧氨氧化的目标,我认为这个目标有点高。

在对工艺的研究应用中,有几个问题逃避不了。比如,城市污水水质水量在时空上有很大变化,城市污水的碳氮比普遍偏低,进水无机悬浮固体普遍比较高,低水温与大量工业废水等,都是国内污水处理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怎么有效地把新型工艺融入到已有的工艺系统当中去,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可能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工艺组合,都会有利于污水处理事业的发展。企业、科研机构等都可以发挥想象力,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不同的尝试。